<var id="djv57"><video id="djv57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jv57"><video id="djv57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djv57"></var>
<var id="djv57"><video id="djv57"><thead id="djv57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jv57"><video id="djv57"><thead id="djv57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jv57"><i id="djv57"><th id="djv57"></th></i></menuitem>
首页文化—正文
多重对话——话剧《孔子》带来的形式颠覆
2020年10月09日 15:28 来源:中新网山东

  中新网山东新闻10月9日电(王瑶瑶)9月28日,由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出品、著名导演张继钢执导、山东省话剧院倾情排演的话剧《孔子》在山东省会大剧院首演。据导演张继钢介绍,该剧作想要在形式上进行全新的演绎。

  《孔子》巧妙运用了时空穿越的手法造就了多重对话的发生,如孔子与自我、与阳货、与老子,甚至与当今观众的交流。正是运用这种形式,孔子这一人物形象变得立体起来。

  不相与谋的阳货、赖三,记述历史的司马迁,少年时的自己等等人物的出现都在让观众多维度地解读孔子,同时也是对孔子自身心绪变化的映射。话剧《孔子》打破固有的场景限制,实现了场景的融合与解读的在场。

  与反对之声的对话 

  春秋末年,礼崩乐坏,孔子适时推行“仁政”,然而政见不合者、茫然不知者甚多。阳货、赖三就是反对者的代表,在孔子与反对者的隔空对话中,“仁政”思想得以解释。因此,第三节“为政”正是对于反对之声的有力抨击。仁不代表不杀,杀并非不仁。少正卯的被杀正是仁政的体现,孔子推行仁爱、礼乐,少正卯的言行危害国家安全,毁坏礼乐,不得不杀。

  与自己的对话   

  这一剧作融合音乐、舞蹈、戏剧等多种形式向观众展现了一个“悲情孔子”的一生。这一话剧着重描绘了孔子与自我的对话,在不断的交流中,孔子的信念越发坚定。

  在第三节“为政”中,与自我的对话迎来第一波高潮。这时,孔子对自我行为产生了怀疑,杀人是否有悖于君子行为。在不断的自问自答中,孔子坚定了自我。此时,在观众眼中,孔子走下“圣坛”。

  在第七节“渡河”中,与自我的对话迎来最高峰阶段。这时,孔子周游列国,四处碰壁,满腔抱负无以施展,亲近之人接连离开。“河流如此之宽,孔丘何以渡?木船如此之多,哪条可以渡我孔丘?”以渡河为暗喻,孔子发出疑问,为何天下如此之大,却难以容我拳拳之心?此时的他,在问自己,更是在问当时的世道。

  在第八节“”中,与自我的对话迎来最终篇。此时的孔子与年少的自我展开对话:六十年后,孔丘是否实现了年少的理想。世道难容孔丘,并非孔丘自身之错;“大同”思想终究得以实现。

  贯穿全篇的与自我的对话,不仅是孔子寻找自我的过程,也是“仁政”“大同”“君子”等传统儒家思想的传播过程。

  与观众的对话

  孔子作为2500年前的人物,儒家思想作为传承千年的中国文化,在时间的冲刷下逐渐被忘却。话剧《孔子》以经典故事、通俗语言、精湛演技向现代观众讲述着横跨千年的故事。在“渡河”一节,饰演孔子的男演员走下舞台,走进观众,近距离将人物的情绪传达给观众。

  回想整个演出,这一作品暗含与观众、与当代人的互动。话剧的节中隐藏着世人的疑惑:如“为政”中的为何杀人,“渡河”中的为何世道难容,“见南子”中的为何遭人陷害等等。这一剧作在给观众解惑的同时,也在抛出新的思考:如今世道,孔子的思想是否还有可用之处?

  历史是一本读不完的书。传统文化是我们的精神脊梁,即使世道变换,传统文化中的丰富内涵依然是当代人甚至未来人的持续传承与挖掘。话剧《孔子》以全新的形式带我们与儒家思想进行了一次深刻的对话。(完)

火爆毛片